主页 > 娱乐

长平之战的结果是必然的吗?

时间:2019-10-08 来源:半亩故事园

先说长平之战发生的原因。长平之战之所以发生,大背景是当时秦国范睢为相,采用“远交近攻”的政策,“近攻”指的是谁呢?秦国在春秋及战国早期,一直被东方的大国鄙视。秦国一直想争霸中原,要争霸中原,就一定要通过晋国的地盘。可是每次向东用兵都是被东边的晋国干得鼻青脸肿,晋国就像一座高山把秦国的东出之路严密封锁,秦国只能偏居西方。可见秦国要实现争霸中原梦想,就一定要打败晋国,虽然进入战国时代以后晋国一分为三,但是秦国仍然需要打败三晋才能东进争霸。毫无疑问,“近攻”的目标当然就是三家分晋的韩赵魏。三家里论实力又以赵国实力最强,魏国次之,韩国最弱。其实秦国最早对付的是魏国,因为魏国是进入战国以后第一个变法崛起的国家,鼎盛时期的魏国抢下了秦国的河西地逼得秦国迁了都,对秦国威胁最大。商鞅变法以后,就不断对魏用兵,秦国重新夺回了河西地以后,魏国和秦国之间反而隔着韩国,韩国成了离秦国最近的国家。秦国的进攻目标随之也就由魏变成了韩,而韩国此时是一个狭长的国土,对付这样的地形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拦腰截断分割包围,最终围而歼之。秦国首先进攻的是韩国北部的上党,由此拉开了长平之战的序幕。

长平之战的结果是必然的吗?


(商鞅变法前魏国的地图,不得不感叹魏国早期到处惹事儿,打秦国打赵国打韩国打齐国,把自己旁边的邻居都得罪了一遍,还二逼的跑去打了中山国。怎么就不集中对韩用兵,愣是把自己整成东西两部分)

长平之战的结果是必然的吗?


(长平之战前的韩国地图)

秦国进攻上党,韩国当然没有实力抵挡。韩王令上党郡守向秦国投降,但是郡守冯亭想借赵国之手来抵抗秦国,所以向赵国投降,把上党郡交给赵国。围绕着受降不受降的问题,赵国内部发生了争议。平阳君认为接受是代韩受过,会遭受秦国的进攻。平原君认为平常用几十万大军都难以夺得这么大一块儿地盘,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能放过。秦王采用了平原君的意见,决定接受上党郡。这一下导致秦赵矛盾上升,秦国决定对赵国用兵。其实,赵国内部的争议此时还处于从得地这个层面分析得失,而完全没认识到要不要上党其实是事关国运的战略问题。战后赵王后悔当初没有听从平阳君的建议,这说明赵国君臣完全没有意识到受降上党郡可能招致的秦赵之战是关系到赵国未来命运的战略决战。

长平之战的结果是必然的吗?


看一看长平之战前地图中韩国上党郡的位置,如果秦国拿下了上党以后对赵国首都邯郸直接就形成了包围态势。秦国完全处于战略主动,可以突袭赵国首都邯郸,也可以向北直接分割赵国,将赵国的河东地分割围歼。秦国在赵国介入之后,马上就将军事斗争主要矛头对准赵国,秦国君臣对形势把握的很准确,应该在战争初期对赵国介入就有一定的战略预判,从前线到后勤都有较为充分的准备。反观赵国,从战略上,对未来可能发生的秦赵之战缺乏认识,完全没有意识到秦国占领了上党以后对赵国意味着什么,战略上缺乏正确的认识,也就直接决定赵国君臣只想投机,这也直接导致了赵国战术上的犹豫不定。

赵国由于在战略上没有充分的认识,也就无法正确的分析敌我双方的优劣点。做为事后诸葛亮,我们现在能看到赵国的优势只有一点,就是经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军事改革,赵军在军事上具有一定优势,这种优势具体就是骑兵强大,机动能力强,善于突袭野战。赵武灵王就曾亲自跟着使团考察赵国进攻秦国的山川路线,提出了从九原突袭秦国首都的军事设想。除了这一优点之外,从经济上讲,赵国的强项在商业,这在农耕时代并不是什么优势。没有粮食,后勤就成问题,事实上廉颇采用坚守不出战法,最终就是后勤吃紧,导致赵王不满最终临阵换将。

同样还是战略上的认识不足,导致赵国君臣在军事斗争方向上犹豫不决。战争到紧要关头,赵王又倾向于向秦国求和。这说明,从一开始,赵王就是抱着投机心态想捡个便宜,没想到秦国这么坚决,一上来就是坚决的军事斗争,而且表现出一定要分出胜负的决心。赵王在这种态势下,完全没有自己的判断,只想着一心求和,可想而知,这种心态下去求和哪里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于是,赵国求和不仅被秦国忽悠,而且竟然蠢到断了其他国家对自己的救援之心。

长平之战的结果是必然的吗?


(长平之战后的韩赵地图)

长平之战的过程这里就不说了,许多专家都有很精细的分析。总之,本文想指出的是,有时候战争并不是完全靠实力决定战争结果。只要能正确的判断形势,准确的分析敌我优劣,从而制定出适合局势的战略目标,围绕着战略目标制定合适的战术,然后围绕着战略战术安排合适的人员,上下团结一致,准备充足,还是有可能达到自己的战略目标,取得战争的胜利的。否则,按照谁实力强谁就一定胜利的逻辑,那么弱势的一方完全不用抵抗,只需要判断一下实力,实力不够直接投降就可以了。那么,历史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以弱胜强的战例出现了。而长平之战是在秦赵双方军事实力相差无几甚至赵国局部具有优势的情况下,赵国君臣在战略上缺乏认识,采用的是投机的心理参与战争,没有也无法采取正确的战术,在战争过程中不断使自己的劣势加深,最终导致战败,从此一蹶不振,甚至影响了整个战国历史,使秦国可以大踏步的分别蚕食东方六国,最终一统天下。从大的历史进程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幸事,加快了统一;而从赵国的角度来看,留给后人的教训不可谓不深,战争是残酷的,一次战争失败可能就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命运,改变了千百万人乃至整个历史的进程。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察。诚不我欺。